III. 專利最新文章

Candy Crush之專利申請研析

智.慧.廣.流.傳 Candy Crush之專利申請研析                                       陳鈺夫/專利部主任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Math";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libri"; }@font-face { font-family: "標楷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標楷體";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專利管理實務, 歐美實務 | 迴響已關閉

[請求項用語解釋-US判決系列] 解釋define: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

<span style="font-size:14px;">@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libri"; }@font-face { font-family: "微軟正黑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微軟正黑體";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libri;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歐美實務 | 迴響已關閉

美國專利實務FAQs

<span style="font-size:14px;">&lt;span style="font-size:14px;"&gt;&amp;lt;span style="font-size:14px;"&amp;gt;@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libri"; }@font-face { font-family: "微軟正黑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微軟正黑體";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libri; }.MsoChpDefault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歐美實務 | 迴響已關閉

[請求項用語解釋-US判決系列] 如何解釋“formed”:是物的特徵還是製造方法的特徵?

智.慧.廣.流.傳 請求項用語解釋-US判決系列 解釋“formed therein”:是物的特徵還是製造方法的特徵? 褚哲宇/專利工程師 (Source: Theen Moy|CC BY-NC-SA 2.0) ● 前言   請求項用語的解釋攸關專利範圍的界定,因而在撰寫請求項時,無論是元件的佈局與用語的選擇,都可能對於後續專利權的運用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本系列文章介紹涉及請求項用語解釋的美國判決,以期提供讀者一些值得參考與借鏡之處。在請求項中,“formed therein”或“formed on”等用語並不少見,通常這些用語可翻譯為『形成於…』或『形成於…上』。若此專利的標的屬於機械機構類,而且又是在物的請求項中出現『形成於…』等用語,有時會直觀地認為這描述純粹屬於物的限制條件。但日後如有涉訟,在請求項用語解釋方面是否會產生歧義,則難以預料。   本文係以Cordis Corp. v. Medtronic AVE, Inc., 339 F.3d 1352 (Fed. Cir. 2003)與AFG Industries, Inc. v. Cardinal IG Co., Inc., 239 F.3d 1239 (Fed. Cir. 2001)等兩案,了解請求項用語“Formed”如何被解釋。以下依序說明第一案(Cordis案)與第二案(AFG案)。   惟需注意的是,請求項用語解釋係依據個案而定,即使是相同用語,亦可能因為其他案件的事實不同而有不同的解釋。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III. 專利最新文章, 歐美實務 | 迴響已關閉

探討先前技術抗辯權之適用時機

智.慧.廣.流.傳 探討先前技術抗辯權之適用時機 楊慶隆/專利師  (Michael Pardo|CC0 1.0) ● 前言   先前技術為社會公眾所能自由利用的公共領域,在專利侵權實務上可用以阻卻均等論之擴張,惟對於比對文義範圍與先前技術相符合之情況下,仍有疑義能否主張先前技術抗辯?本文探討先前技術之本質與實務上之運用,認為應提供被控侵權人更多元化之抗辯權,不論是文義相同或均等比對,被控侵權人均得以先前技術作為獨立抗辯之理由。 ● 專利權vs. 先前技術   專利是依專利法授予專利權人一定期間內專有排除他人未經其同意而實施其創作之權利。簡言之,就是為了回饋發明人之創作貢獻而保留給發明人一定期間之排他權,於該期間屆滿後即將其創作貢獻回復為公眾所能共同利用之公共財,藉此一方面鼓勵發明人創作,另一方面又能持續將其發明創作貢獻給社會公眾繼續利用,進而促進公眾利益與產業發展。   先前技術本身則已是一種公共財、已能為社會公眾所公知公用,倘若其係屬前述專利申請前已知之先前技術,更當繼續保障其能為社會公眾所自由利用,不應受制於任何法令所賦予權利而妨礙了社會公眾原本即能自由利用、自由傳播之公眾利益。   然而,當被告或被控侵權人收到專利權人提出之民事告訴時,通常會問到一個問題:「我是依照大家都已知的一個先前技術來實施,為什麼還會侵害到他人的專利?」這問題發生在一個老實生意人身上時,通常令人不解。 ● 先前技術可用以阻卻均等論之擴張   參酌我國行之多年之「專利侵害鑑定要點」與近期研議中的「專利侵權判斷要點(草案)」可知,被告或被控侵權人若能舉證說明被控侵權物或方法(下稱被控侵權對象)係與先前技術相同、或舉證說明被控侵權對象為依先前技術所能輕易完成者,將不會構成均等侵權。此即所謂之先前技術阻卻,其主要係基於衡平社會公眾與專利權人之利益,認為應該限制專利權人之均等範圍,假若專利權人藉由均等論擴張後之範圍會涵蓋與先前技術相同、或依先前技術所能輕易完成之部分,將會明顯侵犯公眾利益,亦可能導致擴張範圍後之專利權無效,故不容許專利權人藉由均等論之擴張而涵蓋與先前技術相同、或依先前技術所能輕易完成之部分,因此允許以先前技術去阻卻均等論擴張。   被控侵權人通常可採用下列二種方式之一以運用先前技術阻卻均等論之擴張:(1)比對被控侵權對象與一先前技術完全相同時、或二者差異僅在於文字之記載形式或能直接且無歧異得知之技術特徵時,或為一先前技術與專利申請前之所屬技術領域中的通常知識之簡單組合時,則可舉證該先前技術以阻卻均等論,被控侵權對象將不會構成均等侵權。(2)比對一文義上涵蓋被控侵權對象的假設性請求項(hypothetical claim)與一先前技術,倘若該假設性請求項會因該先前技術而不符合新穎性、進步性之專利要件時,則可舉證該先前技術以阻卻均等論,被控侵權對象將不會構成均等侵權。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二種方式都係直接與先前技術進行比對,無關乎與專利權請求項之比對,亦無須理會專利權有效無效之問題。 ● 先前技術不能用以抗辯文義讀取範圍嗎?   前述之先前技術阻卻必須當被控侵權對象不符合文義讀取、且進入均等論比對時,才能由被控侵權人提出主張用以阻卻均等論。然而,當被控侵權對象已經符合文義讀取時,依據我國「專利侵害鑑定要點」與「專利侵權判斷要點(草案)」的流程,並無流向顯示可以運用先前技術進行抗辯,其是否意味著不能直接使用先前技術加以抗辯呢?   事實上,先前技術阻卻是因有均等論之不當擴張,才有以先前技術去阻卻的情形,然而,先前技術抗辯權的本質並不單只是這樣,先前技術原本就是社會公眾所能自由利用之公共財,原本就應保障任何人都可自由實施與利用該公益領域,為社會公眾最基本之抗辯權。倘若被控侵權人所熟知的只有先前技術,所能提出來的可能也只有該先前技術,抑或無能力提出無效抗辯(包括委請律師),理當允許其以最熟悉最基本的先前技術作為抗辯理由,不可剝奪或忽略任何一個對其有利的抗辯權。試想一個老老實實做生意的被控侵權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所熟悉知道的全都是該行業中慣常用法,他所使用的也不外乎都是先前技術,他通常不會知道專利審查過程中有無瑕疵,也無法理解為何會准了一個與先前技術這麼相像的專利,突然有朝一日被告知侵犯專利權,他所能拿出來證明的可能也是「我是依照大家都已知的一個先前技術來實施」一句話,也就是只能以先前技術來進行抗辯了。 ● 目前論點與實務均未趨一致   雖有論者觀點認為文義讀取範圍內的先前技術已牽涉到專利要件之新穎性判斷,被控侵權人應可藉由無效抗辯或提出舉發進行主張。然而,如前所述,先前技術本屬可自由實施的公共財,無端加重被控侵權人之舉證責任,令其獨力承擔繁冗之無效抗辯或舉發程序,似無道理。況且,被控侵權人主張先前技術抗辯時,只需直接與先前技術進行比對是否相同、或依先前技術所能輕易完成者,即可自我證明被控侵權人係自由實施公共財而可免除訟累,並無須針對專利權請求項之文義逐一解釋再作比對、亦無須理會專利權有效無效問題而可迅速審結,極具訴訟經濟。倘若真有專利審查過程中之漏洞或瑕疵,也並非由被控侵權人(任何一社會大眾均有可能成為被控侵權人)所需獨力承擔其舉證無效之責任才是。   再且,既然被控侵權對象不符合文義讀取時,被控侵權人都可使用先前技術去阻卻專利權之均等範圍(專利蛋白區)了,舉輕以明重,如今被控侵權對象完全依照先前技術實施、且已明顯符合文義讀取了,更應當容許被控侵權人藉由先前技術進行抗辯專利權之文義範圍(專利蛋黃區)以排除侵權指控。   目前世界各國雖多已認同先前技術可以阻卻均等論之擴張,但對於符合文義讀取後可否使用先前技術抗辯,並未趨於一致。我國與美國在司法救濟過程中可以提出無效抗辯,故當符合文義讀取時,專利實務上多採取無效抗辯手段,然此不應狹隘地認為只能以無效抗辯進行救濟。中國大陸目前司法救濟過程中不能進行無效抗辯,因此中國大陸專利法特別加入了第62條「在專利侵權糾紛中,被控侵權人有證據證明其實施的技術或者設計屬於現有技術或者現有設計的,不構成侵犯專利權。」明文規定「現有技術抗辯權」可以提供使用現有技術之公眾一可免受專利侵權糾紛之救濟方式,並得阻止專利有關請求權之行使,例如停止侵權請求權、損害賠償請求權等。  ● 結論與建議   被控侵權人以先前技術抗辯作為獨立的抗辯理由,為最基本的抗辯權,不應有其他的限制條件,先前技術之公益領域不容侵犯,故當被控侵權對象符合文義讀取時,被控侵權人得自由選擇以無效抗辯、或選擇以先前技術作為獨立的抗辯理由、或選擇同時以二種抗辯權進行抗辯,只要是對其有利之考量,建議都應予以尊重。查諸我國研議中之「專利侵權判斷要點(草案)」第一篇第三章第1.5節內文:「(3)…若被控侵權人未提出專利無效抗辯,且經認定系爭專利之請求項的文義範圍已涵蓋先前技術,得認定被控侵權對象不侵權。」亦持有相同見解,本文深表贊同。   發行人/李文賢、本期執行編輯/周柏岳、常務執行編輯/張育瑄 編輯委員/李文賢、楊慶隆、陳鈺夫、褚哲宇、黃亭穎、周柏岳 本文僅為提供一般資訊,非為法律諮詢之用。如需進一步資訊,歡迎與本所聯繫   ©Wideband IP Office廣流智權事務所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III. 專利最新文章, 各國專利簡介 | 迴響已關閉

美國專利訴訟判決研讀之時機與建議事項

  智.慧.廣.流.傳 美國專利訴訟判決研讀之時機與建議事項 陳志清 律師/專利師 ● 前言   前一陣子有幸參與了由經濟部技術處主辦、由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技術移轉中心執行的「2015強化美國專利申請品質計畫」/「法人研究機構專利工程師能力強化計畫」第三階段之「美國專利用詞研析」之評審委員工作,相關計畫主要是透過一系列的課程安排使參與的企業/法人研究機構之受訓人員對美國專利有進一步的認識並提升美國專利的申請品質,內容包含參加「高品質專利實作講習研討會」、實際進行「美國專利說明書撰寫實作演練」、以及「美國專利用詞研析」等三階段。其中,第三階段之「美國專利用詞研析」系從美國專利訴訟的角度來解讀常見申請專利範圍(Claim)之用詞意涵,透過研讀美國CAFC專利判決之申請專利範圍解讀(Claim Construction),以瞭解這些常見用詞於專利申請或訴訟時的可能解釋,藉此,俾使專利從業人員都能更清楚地掌握如何撰寫美國專利說明書的一些技巧。   參與本次計畫的受訓學員們都非常地認真,當然,此次擔任評審委員可以透過聆聽學員們於認真研讀CAFC專利判決後所進行的簡報內容、與盧專利師的認真解說與帶動、另一位評審委員楊專利師的熱心補充、並經由大家熱烈的討論之下,從中學習到不少的寶貴經驗!而在參與此次的評審活動後,由於大部分的學員可能都是在沒有或是很少閱讀美國專利訴訟判決的經驗下所進行,因此,個人也想藉此分享一下美國專利訴訟判決研讀之時機與其注意事項,並提及一些小小心得或建議事項供大家作為參考,希望能有所幫助。 ● 釐清研讀美國專利訴訟判決之目的   個人認為首先要確定的是:為何想要於此時研讀美國專利訴訟判決的「目的」!我想做很多事情前都應該先釐清做這件事情的目的,如此就比較容易看清為了達成該目的所需執行的動作為何、所需涉及的範圍大小,以達事半功倍的效果。個人依研讀判決的目的之範圍大小,由小到大來討論如何進行美國專利訴訟判決之研讀,可區分為以下五點來加以論述: 一、想要快速瞭解單一判決,及如何於相關實際案件中的應用   可能僅是從朋友或同業口中得知有此一判決、或許是從新聞媒體中驚鴻一瞥、亦可能只是從不知名的電子報之News alert收到該判決好像很重要的訊息,但無論消息來源為何,若是為了達成上述「快速瞭解單一判決,及如何於相關實際案件中應用」之目的,可以考慮以下幾種方式: 1. 雖然有點不想推薦,可能會讓人有點偷吃步、不扎實的感覺,但還是應該建議的第一種方式,就是去拜訪一些專業的美國律師事務所網站,該些美國專利律師由於實務上及經濟上需要,皆會對一些(重要的)判決進行案件摘要說明及可能的分析、或是一併告訴大家應注意事項等。藉由此種方式,若沒有時間自己詳讀相關判決時,就可以快速地從中瞭解本案的數個爭點並加以學習,這不失為一個快速入門並節省時間的好方法,但千萬不可忽略了自己獨立思考及判斷的能力! 2. 其次,若是有機會參加美國專利律師所舉辦的研討會,或許也可能聽到該美國專利律師對相關案件,尤其是最新案件的詳細介紹及看法,每一位美國專利律師對於案件的介紹與瞭解應該不會差距太大,但對於相關的分析、影響及建議等就不一而足,有時會聽到非常好且寶貴的實務操作建議!有時候閱讀一篇文章、參加一次研討會、或是與人進行一次晤談,若是可以看到一、二個不錯的論點、聽到一、二個寶貴建議、或是知悉一、二個有用消息就已經很足夠了~~。 3. 再者,若是企業或研發機構內部很幸運地有自己專屬的美國專利律師(In-house attorney)、或是有長期配合的美國律師事務所,就有機會可以與美國專利律師進行面對面或是透過電子郵件的討論與溝通對於此單一判決的看法,我想收穫應該會更直接且更多才對! 二、為了增進法律專業功力而對單一判決進行研讀   若是已經累積有一定程度的美國專利及法律知識後,此時,若目的是為了增進法律專業功力而研讀單一訴訟判決時(除了已經是專業的美國專利律師、美國專利代理人、或是法律學者之外,相信一定還有這些人的存在),由於美國訴訟的判決書大部分都是公開的,可以嘗試自己找出判決書來研讀,透過直接閱讀判決書進而找出並加以整理該案件的相關爭點與論證過程,之後可再參看/比對美國律師事務所所製作如前述的摘要說明及可能的分析等,藉此慢慢培養及增進閱讀判決書、「抓爭點」,以及對法律案件論證過程的功力,相信假以時日就會有很多進步與收穫。   除了研讀此一個案判決之外,如果有時間的話,並應參考判決中所引用為論證之相關案件,如此可更加理解當訴訟兩造於此時空背景、事實經過之下,為何會引用這些判決來論證,進而得到有利於/不利於自己的判決。此外,其他還有一些研讀判決時所需注意事項與記錄方法等,將在之後各點內陸續進行說明。 三、針對「單一訴訟個案」進行深入研讀   其實,這就是企業最常遇見的情形,有些大公司也可說是幾乎每天都要處理的狀況,此時,企業很可能是接獲了專利權人所發來的警告信函(Warning letter)之後、甚或是直接收到了送達的起訴狀(Complaint)、也可能是透過第三方(例如:供應商、客戶、甚或是同業等)所傳來可能專利侵權的消息,當然,也很可能是由企業內部人員「看了報紙才知道」有這起專利訴訟。總之,得知消息的來源可能非常多元,但這些情況多半可能是企業已處於較有風險的狀況下而得知該專利訴訟案件,因此,對於該「單一訴訟個案」若已經有相關的判決結果時,就有進行深入研讀之必要。   此時,對於研讀此專利訴訟之相關判決時所需注意或擴及的事項舉例如下,包括但不限於以下這些內容: 1. 專利部分:在系爭專利訴訟案件中所提及的正式申請案(Non-provisional application,NPA)、臨時申請案(Provisional application,PA)、分割案(Divisional application,DA)、連續案(Continuation application,CA)、部分連續案(Continuation-in-parts,CIP)、請求延續審查案(Requests for continued examination,RCE)、再發證案(Reissue)、再審查案(Reexamination)等,或是美國專利法於2012年修法後所實施的多方複審程序(Inter Parte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III. 專利最新文章, 歐美實務 | 迴響已關閉

專利程序審查之申請日認定-從智財法院近期判決談起

智.慧.廣.流.傳 專利程序審查之申請日認定-從智財法院近期判決談起 黃亭穎/專利工程師 (Source: John Lord|CC BY 2.0) ● 前言   申請日在我國有極重要之意義,攸關專利要件審查之判斷基準時點,專利法第25條中明文規定申請日取得之要件:「申請發明專利,以申請書、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及必要之圖式齊備之日為申請日」,並且,專利法施行細則第24條規定發明專利申請案之說明書有部分缺漏或圖式有缺漏之情事時,經申請人補正者,以補正之日為申請日。本文以智慧財產法院104年度行專訴字第26號判決探討如何判斷申請文件是否齊備、可否取得申請日。 ● 案情事實摘要   原告前於民國100年8月5日以「室內帳篷旅館」向被告智慧局申請發明專利(下稱系爭申請案),經被告編為第100127859號審查,因其發明專利說明書第3頁發明說明之圖式簡單說明欄及主要元件符號說明欄尚有缺漏,被告於100年8月26日發函(下稱100年8月26日函)請原告補正,經原告於同年9月2 日補正到局。嗣被告以100年9月20日發函(下稱100年9月20日函)通知原告,本案之申請日為100年8月5日,本案若無不予公開之情事者,將於申請日起18個月後公開,並於說明段載明本案自申請日起3年內未申請實體審查,系爭申請案視為撤回。   原告於103年8月14日向被告提出實體審查之申請,經被告審認,原告提出實體審查之申請已逾3年法定期間,有違專利法第38條第1項規定,依同條第4項之規定本件系爭申請案視為撤回,並為「申請實體審查應不受理」之處分(下稱原處分)。原告不服,提起訴願,經訴願機關以訴願人於100年8月5 日提出發明專利申請時之相關申請文件已齊備,以及訴願機關已於100年9月20日函明確告知訴願人本件發明專利申請日為100年8月5日為理由決定駁回,原告仍未甘服,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聲明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 ● 本案爭點   系爭申請案之申請日期為何日。 ● 法院見解   本件系爭申請案,原告於100年8月5日提出申請,關於發明專利申請日之認定,原應按102年1月1日修正前專利法及專利法施行細則規定認定,然修正前專利法與專利法施行細則與現行規定大致相同,本件原告係於103年8月14日申請實體審查,經被告於103年9月9日為原處分,是原告之系爭申請案應否准許,應以處分時之102年1月1日修正施行之現行專利法及專利法施行細則為斷。   根據102年1月1日之審查基準1.2.1之規定,對發明說明書作程序審查時,如從形式上即發現說明書有缺漏者(說明書有頁碼不連續,圖式簡單說明與圖式數目不相符,例如,附有8個圖式,但只有5個圖式之說明者),依專利法施行細則第24條第1 項規定,即通知申請人限期補正,經申請人補正,以補正之日為申請日,如申請人申復則視缺漏部分是否影響實質技術內容之揭露而於實體審查時審認。申請人如未申復,則綜合前揭規定所示,以其申請如符合專利法明確且充分揭露,以原提出日為申請日,反之,則以補正日為申請日。   經查:本件原告之系爭申請案於100年8月5日提出,經被告初步審查後,以100年8月26日函函請原告補正,其內容略以:「本案請於100 年12月5 日前補送下列所缺之文件,逾限或未補送者,將依專利法第17條第1 項規定不受理:發明專利說明書一式3份(說明書缺少發明說明之「主要元件符號說明」)。另查本案「圖式簡單說明」請標列圖號及圖式標題,圖式簡單說明之圖數與圖式不符,缺少圖一至圖三之說明。   由此可證,被告於100年8 月5日收受原告之系爭申請案後,經程序審查即發現原告提出之文件有缺漏,即缺少「主要元件符號說明」、圖數與圖式不符及缺少圖一至圖三之說明等,且被告所要求補正內容,並非屬形式上與修正前專利法第15條第1 項(現行專利法第17條第1 項)發明應敘明事項、順序及方式之不符情形,並特別註明逾限未補正將依專利法第17條第1 項規定不受理,則可認被告對該缺漏部分認與實質技術內容有關,並不符合專利法明確且充分揭露之原則須由原告補正,原告對此並未申復,因之,依當時之專利法施行細則第21條規定或現行專利法施行細則第24條第1項規定,均應以補正日為申請日。是原告主張應以100年9月2日為系爭申請案之申請日期,於法並無不合。因之,自該日起算至原告於103年8月14日提出實體審查申請日止,尚未逾現行專利法第38條第1 項之3 年法定期間。原處分以原告已逾此3年期間而將系爭申請案視為撤回而不受理原告實體審查之申請,於法尚有未合。訴願決定予以維持,亦有未合。原告聲明求為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即無不合,應予准許。   100年9月20日函以平信寄發無法證明被告之100年9月20日函已由原告於當時收受,自無從認定原告於當時已知悉被告認定系爭申請案之申請日為100 年8月5日。 ● 評析   在前開之判決中,為了保障申請人權益,法院以說明書形式上是否缺漏來認定申請文件是否齊備,以使申請人不致遲誤申請實體審查之法定期間,然而,根據原告之說明書,雖然其說明書缺漏【主要元件符號說明】欄,且其【圖式簡單說明】欄缺少圖一至圖三之說明,但其圖式之圖號已記載於【圖式簡單說明】欄中,且其【實施方式】欄中已記載圖一至圖三之說明,故申請人之說明書應記載內容於實質上並無缺漏。因此,法院僅以說明書形式上是否缺漏來判斷申請文件是否齊備之認定標準流於形式認定;再者,前開判決之申請人欲使其申請日為補正之日僅為特例,大部分之申請人不希望其申請日延後,故此判決結果可能影響多數人的權益。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III. 專利最新文章, 台灣實務 | 迴響已關閉

App之專利保護-從UBER之專利申請現況談起

智.慧.廣.流.傳 App之專利保護-從UBER之專利申請現況談起                                       陳鈺夫 中國專利代理人/專利部主任 (Source: eyecmore|CC BY-SA 2.0) ● 前言   在蘋果公司(Apple Inc.)與谷歌公司(Google Inc.)先後推出App store及Google Play之行動應用程式商店之後,吸引了許多新創公司與個人經營者投入App(行動應用程式)開發的行列。開發App,除了可透過販售App或App中的額外付費內容(Buy-in-Purchase)來獲取營收之外,更能將開發者腦中的無限創意付諸實現。因此,每一個App無疑是每個開發者的心血結晶;然而,如何完善的對其保護,避免他人抄襲、仿冒,便成為一大課題。   近來,或多或少可從報章雜誌的報導看見,因為App之興起而發展出嶄新的商業營運模式,但科技發展的腳步往往走的比修法速度快,而造成新的商業營運模式在運行時常會面臨與法律衝突的問題,優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 Inc.,後簡稱「Uber公司」)便是一例。本文將透過分析Uber公司之專利佈局及其專利申請時面臨的困境,探討App如何以專利保護以及專利申請時要注意的事項。 ● Uber公司之專利佈局   參見表一,截至2015年11月25日所查詢到之公開案件,Uber公司在美國共有27件發明專利申請案,其中2件已核准(US9,066,206、US9,165,074),此外,另已獲准5件設計專利。此些申請案之中有多達半數以上具有其他國家之對應案,並且廣泛運用國際專利申請制度及歐洲專利申請制度來申請。不過,可惜的是,似乎未看到Uber公司在其他國家針對設計專利進行佈局。 表一 Uber公司之美國專利申請案及其他國對應案   如圖一所示,表一所列前3件申請案(即US2011/0301985、US2011/0307282及US2011/0313804)為Uber公司最早提出之案件,並且主張同一件臨時申請案(61/266,996)為優先權。此外,US2011/0301985更分割出US2012/0323642,US2011/0313804則透過CIP(部分連續申請案)的方式延伸出其他6件申請案。 圖一  Uber公司最早提出之發明專利申請案之專利家族 ● App怎麼申請專利?   一個App裡頭往往具有多種功能、頁面,在申請專利時該如何申請?需要完整的將這些功能寫在一件專利中,甚至是寫在一個請求項中嗎?或許,從前面提到的幾件專利申請案便可以得到答案。   表二簡單列出前述最早提出之案件於申請時所請求之獨立項之技術特徵(以請求項1為例,且為避免過於冗長或艱澀,並未逐字翻譯),可以看到Uber App之執行過程(包含乘客的App與駕駛的App)並非是從乘客發出載客請求直至最後完成載客服務或給予對方評價之中的每一個步驟均詳實、逐一界定在申請專利範圍中。 表二 Uber公司最早提出之發明專利申請案之概要內容   若將整個執行過程分成「乘客請求」、「決定駕駛」、「駕駛前往」、「接到乘客」、「載客過程」、「抵達目的地」、「付款」、「評價」等階段,則前述申請案所請求保護的內容所對應之階段標示如圖二。可以看到,各個申請案所請求保護之內容均僅為整個過程中的部分環節。也就是說,當App要以發明專利保護時,並非將App執行的每一階段從頭寫到尾,而可視App中的功能、執行步驟進行拆解,以多個請求項或是多件申請案分別請求保護,以避免保護範圍過於狹隘。 圖二 Uber公司最早提出之發明專利申請案與App執行過程之對照   App在運行時通常涉及多個步驟以完成特定功能,或者是當使用者按下哪個按鍵或觸發何種條件便會執行什麼功能。因此,此些軟體程序在以發明專利保護時,往往會以方法請求項來撰寫,由前述申請案之內容亦可獲得印證。但此也非絕對,物之請求項(如執行此方法的電腦程式產品、當電腦載入時執行此方法的電腦可讀取媒體、或是包含多個功能組件之行動裝置等)亦是合適之標的。   然而,除了發明專利之外,設計專利亦可提供另一面向之保護。前者透過文字界定技術特徵的方式從功能面向進行保護,後者透過工程製圖從視覺面向進行保護。Uber公司目前取得之5件設計專利全部與圖像設計有關,包含1件電腦圖像(icon)與4件圖形化使用者介面(GUI),參見圖三。如圖三所示,有3件設計專利是關於乘客發出載客請求階段之圖形化使用者介面,且均為部分設計(以實線繪製的為主張部分)。USD743,978是針對發出請求之確認畫面的選項佈局來保護;USD738,901是針對選擇車種的介面來保護;USD734,349則是針對選擇車種時提供其他額外資訊(如預估駕駛到達時間、估算車資、車種載客人數)之圖形與佈局進行保護。此外,USD732,049則是關於App執行過程的最後階段的總結評價畫面,且是針對畫面中提供多個總結資訊(車種、駕駛、地點)的選項圖形與佈局以部分設計進行保護。而USD724,620則是針對Uber App的電腦圖像進行保護。 圖三 Uber公司之設計專利與App執行過程之對照   從Uber公司之專利申請案不難看到其對於自家App的重視,除了電腦圖像與重要操作環節的使用者介面都分別以設計專利來保護其視覺呈現之規劃外,就功能面也針對不同的功能、階段以多件發明專利申請案來申請保護。例如,除了前述的最早申請的4件發明專利申請案之外,圖一所示的諸多CIP案也是針對不同階段分別申請保護。例如:US2014/0129302是關於乘客叫車的確認畫面;US2013/0132246是關於總結收據與評分;US2013/0246301是關於評分後提供進一步意見之功能;US2013/0132887是關於資訊呈現的視窗變化方法。 ● Uber公司申請專利遇到的難題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專利管理實務 | 迴響已關閉

[請求項用語解釋-US判決系列] 解釋COUPLED TO:直接vs.間接

智.慧.廣.流.傳 請求項用語解釋-US判決系列 解釋COUPLED TO:直接vs.間接                                       徐治平/專利工程師 (Photo by Matteo Paciotti|CC BY 2.0|rescaled from original) ● 前言   在撰寫說明書時,“coupled to”是常見的用語,一般翻譯成「耦接」,較常見於電子電機與通訊類的案件中。更進一步的,「耦接」又可細分為“直接”或“間接”耦接。“直接”指的是兩者之間彼此連接,而“間接”指的是兩者之間另有其他元件,提供連接的作用。因此,在解釋請求項時,有可能對具體的連接方式產生爭議。   本文以美國Bradford Co. v. Conteyor North America, Inc.訴訟案,對“coupled to”的解釋做說明。 ● 判決背景   原告(專利權人): Bradford Co.   被告: Conteyor North America   系爭產品: 運貨箱(shipping container)   系爭專利: US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歐美實務 | 迴響已關閉

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修正草案導讀

智.慧.廣.流.傳 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修正草案導讀                                       李文賢/專利師/所長 Source: Patents Wall Art|CC BY 2.0|rescaled from original) ● 沿革   專利專責機關於1996年1月公布「專利侵害鑑定基準」,提供鑑定專業機構作為鑑定工作的規範,內容包含上篇「專利權及侵害之認識」及下篇「專利侵害之鑑定原則」。   專利專責機關自2003年進行「專利侵害鑑定基準」修正計畫,於2004年9月完成「專利侵害鑑定要點」草案。因專利訴訟案件屬於司法院職權,專利專責機關將草案移請司法院辦理後續事宜,並宣布專利侵害鑑定基準不再適用。司法院秘書處於2004年11月將「專利侵害鑑定要點」檢送至各法院,提供法官於送鑑定時參考,2005年8月再次發函重申前旨。   因「專利侵害鑑定要點」發布至今已有十年,2008年7月1日智慧財產法院成立後對於專利侵權判斷已累積豐富判決見解,2011年12月21日修正公布之專利法自2013年1月1日施行,專利審查基準因應修正,原「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以下簡稱「原要點」)亦有需要與時俱進。專利專責機關將「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修正列入2015年工作計畫,於2015年8月6日公布「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修正草案(以下簡稱「修正草案」)(https://www.tipo.gov.tw/ct.asp?xItem=557262&ctNode=7127&mp=1),並預定召開八次公聽會邀請各界表示意見。為協助讀者掌握實務動態,本文導讀修改重點,主要係比較修正草案與原要點之異同。修正草案內容請參照另文「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修正草案摘要」。 ● 修正草案修改重點 一、刪除上篇   原要點仍沿襲「專利侵害鑑定基準」的架構,分為:上篇「專利權及侵害之認識」及下篇「專利侵害之鑑定原則」。修正草案僅保留下篇內容,並區分為第一篇「發明、新型專利侵權判斷」及第二篇「設計專利侵權判斷」。 二、用語調整   申請專利範圍包含至少一請求項,所需解釋者應為專利權人主張之請求項,修正草案將原要點「解釋申請專利範圍」改為「解釋請求項」。   修正草案避免使用「鑑定」「被告」等訴訟用語,將原要點「待鑑定對象」「被告」改為「被控侵權對象」「被控侵權人」,名稱「專利侵害鑑定要點」亦考慮改為「專利侵權判斷要點」。   為避免用語混淆,以下無論原要點或修正草案均以修改後用語介紹。 三、解釋請求項   原要點規定:解釋申請專利範圍「以申請專利範圍為準之原則」「審酌發明(或新型)說明及圖式之原則」。   修正草案規定:解釋請求項之原則包含「衡平原則」「專利權有效推定」「折衷解釋(請求項為準,審酌說明書及圖式)」。解釋請求項之證據包含內部證據及外部證據。內部證據包括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圖式及申請歷史檔案,外部證據包括內部證據以外之其他證據,解釋請求項應先內後外。若前言僅係用於描述發明之目的或所欲達到之用途(intended use),而非對於申請專利之發明的任一技術特徵作明確之界定時,則該前言對於專利權範圍不具限定作用。反之,若請求項之前言中的用語對於申請專利之物的結構或申請專利之方法的步驟有影響者,則該前言對於專利權範圍具有限定作用。   修正草案對於「用途界定物之請求項」「製法界定物之請求項」「功能界定物或方法請求項」「手段(或步驟)功能用語請求項」「包含功能性子句之請求項」「製法請求項」「製法請求項直接製成之物」「製造方法專利所製成之物為國內外未見者」「用途請求項」「含有用途、方法或材料特徵之新型專利請求項」之解釋均有特別規定,尚無定見者以數案並列方式提供討論。 四、解析請求項之技術特徵及解析被控侵權對象之技術內容   修正草案規定:「專利侵權判斷採用『技術特徵逐一(element by element)比對』之方式,於比對前應先解析系爭專利之請求項的技術特徵後,再對被控侵權對象之對應技術內容進行解析。」並保留原要點所規定「得組合或拆解技術特徵」「不得省略技術特徵」。   原要點於「解釋請求項」之後,「比對解釋後之請求項及被控侵權對象」之前,要先「解析請求項之技術特徵」及「解析被控侵權對象之技術內容」。修正草案則在「解釋申請專利範圍」之後直接進入「比對解釋後之請求項及被控侵權對象」之「文義讀取」比對,若「文義讀取」不成立要進入「均等論」比對之前再「解析請求項之技術特徵」及「解析被控侵權對象之技術內容」   修正草案或許認為「文義讀取」判斷被控侵權對象是否包含系爭專利請求項之全部技術特徵,無需先「解析請求項之技術特徵」及「解析被控侵權對象之技術內容」。但修正草案2.所規定「技術特徵逐一(element by element)比對」並未區分文義讀取比對及均等比對,「文義讀取」1.2.1規定「應將解釋後之請求項的技術特徵與被控侵權對象之對應元件、成分、步驟或其結合關係逐一比對」,1.2.2規定「為了便於比較系爭專利之請求項與被控侵權對象的異同,亦得採用列表的方式逐一列出系爭專利之請求項的技術特徵與被控侵權對象對應之技術內容,再分別進行對比」,既然必須逐一列出技術特徵再分別進行比對,應仍有需要先「解析請求項之技術特徵」及「解析被控侵權對象之技術內容」。且對照設計專利之侵權判斷在進入「物品是否相同或近似」「外觀是否相同或近似」之前,除「確定專利權範圍」亦「解析被控侵權對象」。發明及新型之專利侵權判斷似應將「解析被控侵權對象之技術內容」置於「文義讀取」判斷之前,至於「解析請求項之技術特徵」或可包含於「解釋請求項」。 五、文義讀取   原要點規定:「文義讀取」係請求項所有技術特徵的文字意義完全對應表現在被控侵權對象。被控侵權對象欠缺解析後請求項之任一技術特徵,即不符合「文義讀取」。符合「文義讀取」須先符合「全要件原則」,始有成立可能。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各國專利簡介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