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要旨

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要旨-設計專利

    歡迎造訪廣流新網站 www.widebandip.com 瀏覽本文章 智.慧.廣.流.傳 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要旨-設計專利 陳平哲/設計部主任             ●    前言 物品之外觀可以全部或部分之形狀、花紋、色彩或其結合申請設計專利,應用於物品之電腦圖像及圖形化使用者介面亦可申請設計專利。向智慧局提出申請的文件為申請書、說明書及圖式等書面。以相同外國設計專利為基礎案主張國際優先權在我國提出,可以外文本提出並加快取得申請日。以下整理關於設計專利之相關實務判決。               ●    外文本之圖式載有設計名稱者,得認定申請人已提出說明書及圖式 智慧財產法院103年行專訴字第7號判決:「2.以外文本申請者應記載設計名稱:參諸前揭專利法施行細則、外文本申請辦法及專利審查基準彙編等規範。可知設計專利說明書之法定記載方式,應載明設計名稱、物品用途及設計說明等項目。倘物品用途或設計說明已記載於設計名稱或圖式,說明書得不記載,故設計專利之說明書至少應記載設計名稱,而專利申請書與說明書之內容、功能及目的,均有不同,將設計名稱記載於申請書,不得視為說明書已記載。此撰寫方式於以外文本申請時,亦有適用。故設計專利以外文本申請者,應備具圖式,並記載設計名稱。是外文本申請辦法與專利審查基準彙編之規定,已考量減輕申請人準備申請文件之負擔,而將外文本之揭露方式簡化至最低限度,並可兼顧專利法及專利法施行細則等相關規定。準此,專利以外文本提出申請者,倘在圖式已載有設計名稱者,得認定申請人已提出說明書及圖式,倘申請人僅提出圖式,而未載有設計名稱,自無從認定申請人已提出說明書或以外文本申請者應記載事項。」    ●    外文本未載明設計名稱及未提出說明書,非屬說明書有部分缺漏之情事 智慧財產法院102年行專訴字第129號判決:「1、外文本申請辦法第4條第3項規定:「設計專利以外文本申請者,應備具圖式,並載明其設計名稱」。固與同條第1、2項規定發明專利、新型專利以外文本申請者,應備具說明書、至少1項之請求及圖式之用語有別,然並非排除申請書及說明書之提出,蓋專利法第125條業已明確規定申請設計專利應備具申請書、說明書及圖式,並以申請書、說明書及圖式齊備之日為申請書,自不因外文本申請辦法第4條第3項未規定說明書,即認申請人無庸提出說明書。其次,專利法施行細則第55條第1項但書第1款及第2款之規定,係適用於申請人申請時已有提出說明書及圖式,僅其提出之說明書或圖式有「部分缺漏」之情形,此由該條文文義與專利法第125條規定相互對照自明,不包括說明書或圖式全部未提出之情形。」    ●    所屬技藝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並非普通消費者 智慧財產法院102年行專訴字第113號判決:「2.按系爭專利之咖啡沖濾器係呈現單一圓錐筒狀之本體,其下端係形成一環狀凸緣部之外觀特徵,惟證據3之咖啡沖濾器,在其本體一側尚具有一凸伸的耳狀把手(3)及於本體下端形成一盤碟狀座體(4)之結構,是兩者整體外觀有所差別,以普通消費者選購商品之觀點而言,當不致於對證據3與系爭專利之咖啡沖濾器產生混淆的視覺印象。惟系爭專利之咖啡沖濾器是否可依證據3所能輕易思及,屬設計專利創作性要件之判斷,其判斷主體,為該所屬技藝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並非普通消費者;且其判斷標的係依系爭新式樣說明書之圖面為判斷,而非依其圖面作成之成品為判斷。而所屬技藝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係指具有申請時該設計所屬技藝領域之知識及普通技能,而能理解、利用申請時之先前技藝以為創作者。」    ●    未提出外文說明書,但已於圖式上記載設計名稱者得取得申請日 智慧財產法院102年行專訴字第111號判決:「2.原告主張如申請人未提出外說明書,圖式上有設計名稱,亦屬未提出說明書之情形,依被告之解釋,應無法取得申請日,但被告卻准許取得申請日,是被告釋義有所矛盾云云。惟被告係就未提出外文說明書,但已於圖式上記載設計名稱者,解釋上認已記載設計名稱而許其取得申請日,此與原告不僅未提外文說明書,復未於圖式上記載設計名稱之情形全然有別,故原告此部分主張,顯屬誤解。」    ●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判決要旨, 台灣實務 | 迴響已關閉

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要旨匯整

歡迎造訪廣流新網站 www.widebandip.com 瀏覽本文章 智.慧.廣.流.傳TM 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要旨匯整 張涵/專利代理人 ●100年度民專上字第51號(專利權移轉登記) 職務上發明之判斷 按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新式樣,其專利申請權及專利權屬於雇用人,雇用人應支付受雇人適當之報酬。但契約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次按民法第98條規定,解釋意思表示,應探求當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於所用之辭句。又所謂探求當事人之真意,如兩造就其真意有爭執時,應從該意思表示所根基之原因事實、經濟目的、一般社會之理性客觀認知、經驗法則及當事人所欲使該意思表示發生之法律效果而為探求,藉以檢視解釋之結果是否符合公平正義(另按專利法第7 條第2 項規定,前項所稱職務上之發明、新型或新式樣,指受雇人於僱傭關係中之工作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新式樣。故所謂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必與其受雇之工作有關聯,即依受雇人與雇用人間契約之約定,從事參與或執行與雇用人之產品開發、生產研發等有關之工作,受雇人使用雇用人之設備、費用、資源環境等,因而完成之發明、新型或新式樣專利,其與雇用人付出之薪資及其設施之利用,或團聚之協力,有對價之關係,故專利法規定,受雇人關於職務上之發明、新型或新式樣,其專利申請權及專利權屬於雇用人。其立法意旨在於平衡雇用人與受雇人間之權利義務關係,其重點在於受雇人所研發之專利,是否係使用雇用人所提供之資源環境,與其實際之職稱無關,甚至與其於契約上所約定之工作內容無關,而應以其實際於公司所參與之工作,及其所研發之專利是否係使用雇用人所提供之資源環境為判斷依據。   ●101年度行專訴字第45號(新型專利舉發) 申請專利範圍之解釋 按申請專利範圍應明確記載申請專利之發明,各請求項應以簡潔之方式記載,且必須為發明說明及圖式所支持。而可供產業上利用之新型,倘申請前已見於刊物或已公開使用者,或為其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依申請前之先前技術顯能輕易完成時,均不得依本法申請取得新型專利。申請專利範圍應明確,指申請專利範圍每一請求項之記載應明確,且申請專利範圍所有請求項整體之記載亦應明確,使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從申請專利範圍之記載,參酌申請時的通常知識,即可明確瞭解其意義,而對其範圍不會產生疑義。判斷申請專利範圍之記載是否明確,應參酌下列事項:(一)發明說明揭露之內容。(二)申請時之通常知識。(三)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在申請當時對申請專利範圍之認知。換言之,申請專利範圍必須為發明說明及圖式所支持,係要求申請專利範圍中每一請求項所記載之申請標的,必須是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自發明說明所揭露之內容直接得到或總括得到之技術手段,申請專利範圍不得逾發明說明所揭露之內容。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基於發明說明所揭露之內容,利用例行之實驗或分析方法即可延伸者,或對於發明說明所揭露之內容僅作明顯之修飾即能獲致者,均應認定為發明說明所支持之範圍。   ●101年度行專訴第34號(發明專利舉發) 進步性、行政機關第一次判斷權 基於憲法上權力分立原則,本於司法權與行政權之分立,就行政權行使與否,為行政機關之第一次判斷權,司法機關應予尊重,凡未經行政機關處分者,除有法律明文規定外,不得於行政訴訟上由司法機關逕行第一次判斷權之行使。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第33條第1項雖允許關於撤銷專利權之行政訴訟中,當事人就同一撤銷理由提出新證據,惟本項之規定,就專利舉發案而言,係經專利專責機關為舉發不成立,專利舉發人於對專利專責機關之處分不服而以該專責機關為被告所提起之行政訴訟中始有適用,並應限縮解釋於舉發人為原告之情形。至於專利舉發案經專利專責機關為舉發成立而撤銷專利權之情形,專利權人若不服該撤銷專利權之審定,經訴願程序後,專利權人作為原告提起撤銷訴訟,作為被告之專利專責機關及參加人之舉發人均非屬得依本項提出撤銷專利權新證據之當事人。   ●101年度行專訴字第46號 進步性之輔助判斷 專利之進步性判斷著重於技術層面之價值,至於商業上的成功僅為進步性之輔助判斷,不論系爭專利於商業上之成功與否、或原告所提供之進步性輔助性證明資料為何,仍應先為系爭專利與引證間之技術比較,倘已明顯而可認系爭專利不具進步性時,即無以進步性輔助判斷之必要。如前所述,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第1 項至第3 項與證據2 至4 之差異,而為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顯能輕易完成,實無須再審酌進步性之輔助判斷。又所謂「發明獲得商業上的成功」,乃判斷系爭專利是否具進步性之輔助因素,並非唯一因素,且專利商品在商業上成功與否,除其技術特徵外,尚可能因銷售技巧、廣告宣傳、市場供需情形、整體社會經濟景氣等因素所致,而原告所提原證15、16僅為網址及搜尋引擎檢索筆數,並無產品列表,難能認屬原告實施系爭專利而為商業化之證據。縱使原告確將系爭專利予以商品化並對外販售,然如前所述,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第1 項至第3 項已為證據2 至證據4 所揭示,而為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依先前技術顯能輕易完成,則原告所指系爭專利商品商業上銷售情形,是否單純起因於其技術特徵,而非基於其他技術以外之因素,即非無疑。因此,相關進步性的輔助判斷因素均不足證明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第1 項至第3 項具進步性。   ●100年度行公訴字第3號 專利聯盟所產生之獨占性是否有公平交易法之適用 一、專利權係智慧財產權中獨占效力最強之權利,為提供產業發展上之誘因,並避免產業重複投入研發成本,相同之技術縱有不同人各自開發完成,於我國仍僅得由最先提出申請之人取得專利權,並依法賦予其於一定期間排除他人使用相同技術之排他效力。而專利聯盟(patent pool)係指兩個以上之專利權人協議將彼等所擁有之專利權彼此互相授權或共同授權予第三人予以管理授權並進行授權金之分配,專利聯盟中所納入之各技術間可能具有替代性關係(例如:同一產品之不同製造方法)或互補性關係(例如:同一產品中之不同元件分屬不同專利),替代性技術之專利聯盟因使被授權人必須同時接受功能或性質重複之技術,並使替代性技術之競爭關係受到限制,將對競爭秩序產生不利影響,互補性技術之專利聯盟則可減少專利授權之交易成本,且避免必要技術之專利權人控制或阻絕必要技術之近用,而便於技術標準(technical standard)之利用與推廣,上下游特定市場相關商品或服務因而能在相同之規格平台,相互為有效之競爭,雖專利聯盟與技術標準之制定間並無必然之關係,惟如何判定是否為互補性專利,倘以技術標準為例,應係指為達成實施技術標準所特定規格之目的,而於技術上不可或缺(technically essential)之關鍵專利。專利聯盟並不一定在市場上擁有獨占的地位,但專利聯盟倘係由所有替代性專利所組成,市場上已無其他替代性技術可供其他事業使用參與競爭,或專利聯盟係由製造符合標準之商品而於技術上所不可或缺之互補性專利所組合,該專利聯盟即擁有相當大之市場力,則該專利聯盟即可能擁有獨占地位。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判決要旨 | 迴響已關閉

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要旨-專利行政訴訟

智.慧.廣.流.傳 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要旨-專利行政訴訟 李文賢/專利師 ●98年度行專訴字第124號判決  發明說明充分揭露及申請專利範圍明確清楚      次按專利是公眾與發明人間之社會契約,為了取得排他的權利,發明人必須揭露新且非顯而易見之發明,而且必須充分的揭露,以確保在專利保護期間經過後,他人得以製造和使用該發明,以及在揭露當時,他人得以研究並改良該發明。可實施性要求申請時之說明書必須充分且完整地揭露,足使在此技術領域內之一般人士,可以製造及使用該請求之發明,而毋須過度之實驗。只要該技術領域中之一般人士,依據說明書所載內容,經由例行性、一般性之實驗,即便必須實    驗多次,但仍係於說明書所載之可能範圍內所為之實驗,仍非屬過度的實驗。亦即依據專利說明書記載之內容,如可限制該技術領域之一般人士所須付出之實驗精神及勞力,應仍符合可實施性之要件。此外,為確認公眾因專利權人充分且完整地揭露發明,所應給予專利權人之排他範圍,申請專利範圍之記載必須明確、清楚,且為發明說明及圖示所支持。此即為專利法第26條第2 、3 項之規範意旨所在。而申請專利說明書及其申請專利範圍通過專利法第26條關於應載事項之規定後,仍須另通過新穎性及進步性等其他專利要件之審查,始能取得專利。故申請專利說明書及申請專利範圍只要完整充分揭露及明確清楚記載其所欲達到之功效,與其所欲達成之功效有無進步性,係屬不同層次之問題。   ●99年度行專訴字第114號判決  訴願人不在受理訴願機關所在地住居者,計算法定期間應扣除其在途期間   按訴願法第16條第1 項前段規定:「訴願人不在受理訴願機關所在地住居者,計算法定期間,應扣除其在途期間。」而行政院依據同條第2 項之授權,於89年6 月21日發布之「訴願扣除在途期間辦法」第2 條規定,即係以訴願人住居地及訴願機關所在地為標準所訂。本件原告因系爭專利舉發事件,不服被告以99年3 月11日(99)智專三(三)04064 字第09920154600 號專利舉發審定書所為之處分,經由被告機關新竹服務處向經濟部提起訴願。查原告設址於新竹縣,訴願受理機關經濟部則設於台北市,依前揭規定可以扣除在途期 間。故該行政處分雖係於99年3 月15日送達於原告之代理人,有被告機關送達證書附卷可稽,惟自原處分送達日99年3 月15日之次日即3 月16日起算30日,扣除在途期間4 日,其期間之末日為99年4 月18日,該日為星期日,以次日同年4月19日代之,則原告於99年4 月15日經由被告機關新竹服務處向經濟部提起訴願,並未逾法定不變期間。   ●98年度行專訴字第133號判決  可實施性為確保適當揭露的核心原則   次按專利是公眾與發明人間之契約,為了取得排他的權利,發明人同意揭露新且非顯而易見之發明。因此,為了換取公眾的協商條件,發明人必須充分地揭露發明。換言之,發明 人在此協商中的首要義務便是將發明之技術精神適當且完整地揭露,以確保在專利保護期間經過後,他人得以製造並使    用該發明,以及在揭露的時候,他人得以研究並改良該發明 。可實施性即是為確保適當揭露的核心原則,這項原則要求發明人在申請專利時,必須充分地揭露該專利之技術資訊,使該相關技術領域內之一般人士,得以製造並使用該申請之發明,而毋須過度之實驗。為使相關技術領域內之一般人士,得以清楚地了解該專利發明之技術思想,可實施性之揭露,必須以簡明之描述或解釋為之。 ●99年度行專訴字第64號判決  進步性審查應整體觀之並逐項判斷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判決要旨 | 迴響已關閉

專利民事判決要旨

智.慧.廣.流.傳 專利民事判決要旨                                           蔡居諭 專利部主任 ●大綱         本文內容選自民國100年1月1日迄今之民事訴訟判決,其中前七則與專利侵害有關;   後二則則分別與更正、公開使用的定義有關。           重點摘錄整理如下:          1.  專利侵害損害賠償採過失責任主義          2.  製造商、競爭同業與零售商於專利侵權事件之注意義務不同          3.  (1)行使新型專利權未先提示技術報告仍具損害賠償請求權               (2)過失責任不因主張侵權產品係根據本人所有專利而免除          4.  專利法之排他權並非民法第184條第2項所稱保護他人之法律          5.   解釋申請專利範圍應以具有通常知識者之觀點為標準, 而非以法官、律師、技術審查                官或消費者為標準          6.  專利有效性/被控侵權物是否侵害專利權二者判斷先後由法院依調查證據自為決定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判決要旨 | 迴響已關閉

智慧財產法院裁判要旨-民事訴訟(專利法)

智.慧.廣.流.傳 智慧財產法院裁判要旨-民事訴訟(專利法)     說明:「智慧財產法院裁判要旨」為智慧財產法院網站公告之代表案件裁判書要旨,可作為實務上同類案件攻防策略之參考。   ● 得依合理權利金(reasonable royalty)計算專利侵害損害賠償   裁判字號:97年度民專訴字第66號 (侵害專利權有關財產權爭議等) 裁判日期:98年10月5日 裁判要旨:關於侵害專利權損害賠償範圍之計算,專利法第108 條準用第85條第1 項規定賦予專利權人有權選擇計算損害之方法。有鑒於專利權損害之計算甚為困難,而專利權人授權他人實施其專利權時,通常會收取權利金,於侵害專利權事件,因專利權人與侵權人間並無授權契約關係之存在,則專利權人授權實施所收取之權利金,應可作為損害賠償之計算參考。如德國法有採用「類推授權實施說」者,以類推授權實施之方式決定其損害額;美國立法例有「合理權利金」(reasonable royalty。美國專利法第284 條,35 U.S.C. §284 ),如該業界未存有標準權利金,亦無專利權人先前大量授權所訂定之「已確立之權利金」(eatablished royalty ),專利權人得以「假設性協議」(hypothetical negotiation)之權利金計算(「假設協商法」,hypothetical willing-licensor willing-licensee approach),以Georgia-Pacific Corp. v. U.S. Plywood Corp., 318 F.Supp. 1116 (S.D.N.Y.1970.) 為最常引用之判決見解);日本立法例亦規定專利權人得請求該專利之實施所得金額,作為所受損害之賠償(特許法第102 條第3 項)。另辦理民事訴訟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87條第2 項規定:「於侵害智慧財產權之損害賠償事件,得依原告之聲請囑託主管機關或其他適當機構估算其損害數額或參考智慧財產權人於實施授權時可得收取之合理權利金數額,核定損害賠償之數額,亦得命被告提出計算損害賠償所需之文書或資料,作為核定損害賠償額之參考。」亦同此見解。準此,原告請求依系爭4 專利之合理權利金計算其損害,即屬有據。 相關法條:專利法第108 條、第85條第1 項、民事訴訟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87條第2 項   ● 發明說明充分揭露可據以實施之判斷   裁判字號:97年度民專訴字第9號 (專利權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98年5月12日 裁判要旨:按專利法第26條第2 項規定「使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能瞭解其內容,並可據以實施」,指發明說明之記載,應使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在發明說明、申請專利範圍及圖式三者整體之基礎上,參酌申請時的通常知識,無須過度實驗,即能瞭解其內容,據以製造或使用申請專利之發明,解決問題,並且產生預期的功效。經查系爭新型專利之專利說明書中第5 頁已提出先前技術,且該系爭新型專利之專利說明書中第6 、7 頁述及實施方式時,已就其所認為實施新型創作的較佳方式或具體實施例予以記載,以呈現解決問題所採用的技術手段;且該實施方式中亦已敘明申請專利範圍中所載之必要技術特徵,應足使該創作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在無須過度實驗的情況下,即能瞭解申請專利之創作的內容。因此,基於系爭專利說明書所載之內容,已載明有關之先前技術、創作目的、技術內容、特點及功效,該創作說明已臻明確且充分揭露,足使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能瞭解其內容,並可據以實施,自無違反專利法第108 條準用第26條第2 項之規定。而兩造於98 年2月23日會同技審官、智慧財產局專利審查官等現場勘驗時,已檢附依據系爭新型專利申請專利範圍所製作之實物,以資證明系爭專利在產業上能被製造或使用;另被告亦於現場即依據系爭新型專利申請專利範圍第2 、3項所載製作實物,經以美工刀做切割測試,雖該等之實物成品防切割之成效顯較添加T/C 布之產品為差,惟上揭測試在於比較防護效果之優劣,並不足以證明系爭新型專利無法據以實施,因此,系爭新型專利並無所稱「無法據以實施」之情事。 相關法條:專利法第26條第2 項、第94條第4 項、第108 條   ●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判決要旨 | 迴響已關閉

智慧財產法院裁判要旨-行政訴訟(專利法)

  「智慧財產法院裁判要旨」為智慧財產法院網站公告之代表案件裁判書要旨,可作為實務上 同類案件攻防策略之參考。   97年度行專訴字第27號(新型專利舉發) 97年12月4日 被告原處分認引證一、二不足以證明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不具進步性,尚無不合。原告於 本院訴訟階段主張以系爭專利說明書習知技術結合引證一、二證明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不 具進步性部分:1.系爭專利說明書之先前技術與引證二的結合,原告並未在舉發理由中論述 ,在提起行政訴訟理由中始為主張,惟係對於同一撤銷理由提出之新證據,依上揭智慧財產 案件審理法第33條規定,本院仍應審酌之,核先敘明。‧‧‧綜上所述,原告於舉發審定、 訴願階段主張以引證一、二結合固不能證明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不具進步性,惟其於訴訟 階段所提的新證據之組合,可證明系爭專利申請專利範圍確實不具有進步性,有違上揭專利 法第94條第4 項之規定,自應為舉發成立之審定。 專利法第94條第4項 97年度行專訴字第34號(發明專利舉發) 97年12月11日 按申請專利範圍之請求項有2 項以上時,專利審查機關應就每一請求項各別判斷其進步性, 因專利創作不易,專利審查機關均應就申請專利範圍各請求項詳加逐項審查,以盡其審定之 職權,並增加專利申請獲准之機會。是不論是申請專利範圍中記載申請專利發明之構成之必 要技術內容、特點之獨立項,或依附獨立項之附屬項均應逐項審查。而因附屬項包含獨立項 所有的技術內容與特徵,如獨立項之發明具有進步性,則該附屬項之發明亦具進步性;倘獨 立項之發明不具進步性時,仍應對該附屬項之發明為進步性之判斷。經逐項審查後,於最終 審定時,基於專利整體性之考量,則須全案准駁,無從為「部分請求項准許、部分請求項核 駁」之審定,蓋申請人當初係以專利說明書記載所有請求項之技術內容,以申請專利範圍所 有請求項之整體技術特徵申請專利專責機關審定,雖經逐項審查後認定部分請求項符合專利 要件,惟此部分無從與其餘不符專利要件之請求項部分分離,於專利審查機關踐行專利法第 46條第2 項所定之先行通知程序後,倘申請人就不符專利要件部分 未予修正,即應為全案核駁之審定。 專利法第46條第2 項 裁判字號: 97年度行專訴字第48號(發明專利舉發) 裁判日期:98年2月26日 本件原告所指有關系爭專利權誰屬一節,乃民事私權糾紛事項,非得由原處分機關或訴願機 關認定,縱原處分機關認為系爭專利權係原告所有,倘參加人對此不服而有爭議,仍需經由 民事訴訟程序以為釐清,殆私權歸屬疑慮確定後,真正權利人自得執法院判決向主管機關申 請核發專利證書,非得藉由行政訴訟程序確定私權歸屬。 … 繼續閱讀

發表於 判決要旨 | 迴響已關閉